首页 > 娱乐 > 明星八卦 > 正文

《舌尖2》屡次被曝造假 网友:纪录片变骗局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01 17:37:25

图为2012年5月26日向老师请假回家探望老人的短信。

图为2012年5月26日向老师请假回家探望老人的短信。

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从《脚步》开始到《家常》,一路走来都环绕着各类争议,镜头是抄袭还是借鉴,内容是否真实存在……而相比于之前只限于片子本身的讨论,近日网络上突然出现不少“人肉帖”,似乎都言之凿凿地表示自己挖出的是“隐情”、“内幕”。

今天,有人在网上爆料称,第四集《家常》中出现的学琴女孩身份可疑,其实是分集导演自家公司的签约艺人!而针对网友们对于提琴女孩的身份及故事的质疑,《舌尖2》官方微博最新发布了声明,声明明确表示:舌尖所有主人公均与导演组无任何利益关系;导演陈磊、邓洁为上海电视台在职员工,名下并无任何公司;对少数网友针对主人公、导演的人身攻击及其他侵害,主创团队保留予以法律追究的权利。

而面对网友的继续怀疑,导演邓洁通过东方早报逐一回应,并晒出一系列证明拉琴女孩确实不富裕以及拍摄前相互不认识的证据。

关系澄清:拍摄前并不认识

“子钰获得这项大奖是在2013年年初,但当时我们找到她时,并不知道她获奖这件事。”邓洁说,由于中提琴是一个相对比较冷门的领域,并不如小提琴或钢琴那样受人关注。所以邓洁找到子钰,完全是由住在子钰那一片的其他人推荐的。

“有同样也是学琴的,也有老师或同学认识她们,推荐给我们说,有一对母女挺不容易的,而且女孩子也蛮有成就,很有天赋,但她们生活挺艰难的,你如果要表现一个漂泊的陪读家庭的艰辛,以及一家人在背后默默支持的情况,你可以去找找她们。”

邓洁表示,在此之前,他们完全不认识对方,邓洁自己也没做过和音乐相关的片子。

“我特别想为子钰母女说两句,现在网络暴力已经严重影响到她们的生活,她们都不敢出门,因为她们的家庭住址已经被‘人肉’出来。甚至有网友给我发私信说,你看看,我这就把她们母女挖出来,我家就住在那附近。”

邓洁在谈话时,几度叹气并不时停顿控制心情和语气,“我现在特别愤怒和无助,对于这样的人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吗?我根本保护不了我的主人公。我现在觉得很内疚。”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尊重她们的选择,为什么不能够理性和善意地来看待,况且是一个这么有才华的女孩,我们为什么对人要这样?我们的初衷真的是想拍一个美好的片子,却引来这样的谣言,我在想是不是我做错了。”邓洁一再表示,针对子钰母女的伤害,是摄制组和她都不能接受的,“你所有的不满可以冲着剧组和我个人来”。

“我们片子里面其实表达了一种思考。我第一个故事说的是山区里的大家庭,从地理上来讲,他们家族的成员是聚集在一起了,我在解说词里也说了,这就是中国家庭,中国家庭之所以生生不息就是血缘亲情和抱团生产的力量。而在子钰这个故事里,我仍然延续了这个主题。”

邓洁认为,抱团生存的方式可以是在地理上大家生活在一起,也可以是地理上没有聚在一起,但心在一起。一个女孩在上海学习,背后是一个家庭的支持,这个家庭有分工,妈妈留在这儿,爸爸在家乡打工照顾老人。

“子钰妈妈还安慰我,完全没有责怪我们的意思,但我觉得是我给她们带来了这样的困扰。她一直在克制地表达着自己的关心和害怕。她很怕,她觉得所有的网友都可以来骂她,但不要骂她的女儿,她说‘我女儿是一个很健康的孩子,不要玷污我女儿的品格。’我也特别心酸,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很怀疑我们到底在干什么。”

同时,邓洁也表示,“可能我们剧组,或者以我个人的名义,会发表声明并付诸法律的行为。”

主人公澄清:寒暑假时没法回家

对于子钰母女的不实内容,邓洁希望能一条条澄清,希望大家理解她们。

关于子钰曾出国参加比赛和训练营,网友在看子钰的微博时也能看到这些内容。陈磊告诉纸牌屋记者,由于子钰摘得世界中提琴领域最权威大奖,并且是夺得这个奖项中年纪最小的人,所以国外很多大师级人物会给她发出邀请。“她妈妈告诉我们,对方如果能够承担费用的,她们很乐意参加,如果对方不能承担费用,由于她们自己承担不了,所以她们也就拒绝,没有办法去参加。”

由邀请方承担了机票和住宿费之外,其中在国外吃饭等一部分花销需要自己解决,所以片中说的出国比赛费用要父亲来负担,负担的是这一部分。

关于“子钰拥有三把琴,其中一把造价几十万元”的传闻,子钰母亲明确表示,子钰只有一把中提琴,是通过老师帮忙借用的。

“音乐领域也有这样的情况,因为这样一把琴是买不起的,所以是借的。一般来说,等将来你有成就了,再把琴买下来。因为借的对方也是子钰老师的朋友。老师本身是这个领域的,认识的人也比较多,琴借给子钰使用,也没有任何费用。”邓洁告诉记者。

关于子钰母女五年来无法回家看望癌症化疗的奶奶的争议。“片子里,妈妈也说,五年中,寒暑假没办法回去,其他孩子可能寒暑假会回老家,她们没有。但在奶奶确诊时,她们是回去过的,并不是五年来从没回去过。”其实,2012年子钰与老师一起赴北京演出完后,就曾向老师请假,奔回老家看望家人。

邓洁说,“但化疗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并不是一两天就能结束的。作为学生,她不可能天天陪在奶奶身边。其实,我们在平时生活中也会遇到,比如给爷爷奶奶打电话时,他们都会说,我们都很好,你们不要挂念,没事,你们不用回来。老人都有这样的心思。”

关于网上截图的英文信,是子钰和老师出国所用签证材料。子钰母亲表示,2013年8月拍摄期间,子钰和老师受邀将一同去德国参加音乐节,费用均由邀请方支付。子钰的材料在拍摄当日已由我准备齐全。因老师出差繁忙,临时请我帮忙准备签证资料。老师是学校员工,签证需要提供学校的银行对账单。但因涉及财务,一般单位不予提供,所以当时片中拍摄到的是一份代老师写给签证官的“无法提供单位银行对账单的说明”。而非“申请VISA的公司证明信”。

“英文信件大意为:因为涉及到工作单位账务隐私,所以无法提供单位银行对账单。但我已提供了学校出具的工作单位证明及我个人的财务证明这两份文件,希望签证官予以考虑并发放签证。”子钰母亲在邮件中这样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