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河北再拒聂树斌案阅卷请求 被指每天有新理由拖延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3-31 06:44:52

 

2013年7月10日,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聂树斌母亲张焕枝接受媒体记者采访。 /CFP

晨报记者 邵丽蓉 祝玲

因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再审,河北聂树斌案近日再次引发舆论关注。呼格案都再审了,聂树斌离翻案还有多远?

记者日前从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刘博今处获悉,河北高院以“还没有最终意见”为由,再一次婉拒其要求查阅卷宗的请求。

 

“十余年间,我们递交了54次查阅卷宗的请求;近三四个月,我坚持每天给高院打一个电话,虽然他们以各种理由推诿,但我会继续坚持下去。”刘博今说,这是对他过去、现在和未来做的承诺。

聂树斌母亲重燃希望

让我们再把时间拨回到1994年。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市西郊玉米地遭强奸后身亡,当时20岁的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被警方认定有重大作案嫌疑,于1994年10月1日被拘留,同年10月9日被逮捕。

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院一审判决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5年4月,河北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聂树斌很快被执行死刑。

然而2005年,当在河南落网的王书金承认自己为聂案真凶时,“一案两凶”引发舆论风暴。

如今,被称为“内蒙古聂树斌案”的呼格吉勒图案进入再审程序,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似乎看到了重审的希望。她给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打了电话。电话两头,两位多年为儿子奔走的伤心母亲心心相惜。

这一周来张焕枝也更积极地和河北省高院联系。“我认为我们的案子也应该再审。这两天我给省高院打了好几个电话,不过都没人接。”她说她不会放弃,“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审。”

记者了解到,在过去9年间,71岁的张焕枝每月坚持上河北省高院两三次。

律师每天给高院打电话

呼格吉勒图案再审,能否触动河北省高院对聂树斌案再审?对此,不仅张焕枝怀有一丝希望,聂树斌案的现代理律师刘博今也坚持应该再审。

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死刑原判,并报最高法死刑复核。然而,王书金进入死刑复核程序已一年有余,但最高法尚未给出最终意见。“只要是没有执行死刑,他作为一个重要证人,就给了聂树斌案希望。”

刘博今透露,这三四个月来,他每天给河北省高院打一个电话,希望等到领导回复。“打的是座机,有时候没人接,有时接了但都有新的理由搪塞,比如‘承办法官不在’‘主办法官上外地了’‘还没有研究结果’等等。”

刘博今解释说,聂树斌的判决书网上都能查到,“判决书依据的证据中,就能够反映卷宗的内容。但卷宗里肯定有欠缺的东西,所以河北省高院一直把卷宗捂在手里不让我们看。一般律师只要拿着律师函和介绍信,就能查看和复印高院的一审二审卷宗,但只有这个案子例外。”

刘博今说,河北省高院不给查看卷宗的理由是:刑事案件的申诉程序,律师不允许阅卷。“这个理由是偷换概念。他们说的是申诉程序的卷宗不允许看,其实我们要看的是一审二审卷宗。但他们一直这么解答了二三十次。”

专家:卷宗不仅可查阅还能复印

对于无法调阅卷宗,多年从事刑法研究的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杜文俊也觉得“很是蹊跷”,“律师要了解申诉案件的案情、文书材料、书证、物证,合理合情合法的途径就是调阅卷宗。不仅可以查阅,还可以复印带出。”

那么,什么情况下可以启动再审程序?“法律规定5个方面可以启动再审程序,其中最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是,严重违反刑事诉讼程序。其次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这又包含出现了新的证据足以颠覆原有案件的审判等等。”杜文俊认为,即使聂树斌案无法达到再审的程序,法院也没有理由拒绝律师查阅卷宗,“是否能再审,和是否能查阅卷宗之间没有关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