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深圳交委公职人员被指骚扰女大学生 回应:已停职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3-27 01:08:57

 原标题:深圳交委公职人员被指骚扰女大学生 回应:已停职协助调查

新京报快讯(记者卢通) 针对上海一985高校女大学生在新浪微博反映的深圳交委公职人员对其进行骚扰一事,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3月26日下午回应新京报称,涉事两人非公务员,而是深圳交委下属事业单位公职人员。目前核查工作正在进行当中。

3月24日下午,新浪微博网友Alice_Chan11发布一篇文章称,一位自称深圳交委工作人员的中年男子在其所在上海某985高校培训期间,以参观为由搭讪女学生,邀请其陪同开会、游览。游览过程中,该工作人员与另一同事对女大学生有试图碰手、搭肩等行为,遭到拒绝后使用不同电话号码拨打电话骚扰。

25日18点,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针对此事其纪检监察部门已开展调查,微博内容中提到的蓝姓和郭姓工作人员目前已停职协助调查,并感谢网友监督支持。

26日上午,网友Alice_Chan11再次在新浪微博发布文章称,考虑到原文章引起的关注已影响其学习和生活,所以将文章删除,并感谢网友力量及学校支持,“我们相信深圳交委会会对此事做出合理的处理。”

26日下午,深圳交委秘书处一位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涉事蓝姓、郭姓工作人员非公务员,是深圳交委下属事业单位公职人员。针对Alice_Chan11文中反映的邀请开会游览、碰手搭肩、电话骚扰等细节,这位负责人表示,这些还在核查当中,具体结果会适时在深圳交委官方微博发布。

早前报道:

一公职人员在高校培训期间频繁骚扰女大学生?控诉文章辣眼睛!深圳交委这样回应...... 

3月24日下午,微博网友Alice_Chan11发布一篇文章,该文称,深圳交委综合交通运行指挥中心主任,在985高校培训期间,以参观为由搭讪女学生,邀请其陪同开会,会后要求女大学生当导游游览城隍庙,并多次想吃女大学生豆腐,遭到拒绝后不断电话骚扰。

女生微博截图

今天下午

深圳市交委在官方微博回应

回应称,对于网友在新浪微博发布的深圳交委职员相关行为的内容,委纪检监察部门已开展调查,微博内容中提到的蓝姓和郭姓工作人员目前已停职协助调查。

官微截图

搭讪

根据Alice_Chan11发布的文章,其为上海某大学学生,3月22日中午在学校餐厅吃饭期间,对面一40左右中年男子主动搭讪,询问其专业等问题。

后经了解,该男子是来自深圳交委的蓝某,蓝某告知其是来该校参加关于大数据的培训。蓝某以专业对口为由,邀请该女大学生去深圳交委实习。

当天下午,蓝某提出该女大学生可一同参观上海交通信息中心,虽然该女大学生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但还存有顾虑,于是邀请舍友一同前往。根据爆料,两位大学生在前往过程中,被蓝某及同行的郭某问及个人感情等问题。

在随后沟通过程中,蓝某邀两位大学生陪同开会,并要女大学生当导游游览城隍庙。

据该女生透露,她们受邀一同参加了会议。图片来源当事人微博

文章称,开完会,下午四点多,蓝某说想去城隍庙转转,让其和舍友给他们当导游。司机带着在淮海路、外滩等地绕来绕去,绕了快一个小时。

图片来源当事人微博。

骚扰

文章描述称,在随后的过程中发生搭肩、摸手等肢体接触。“他说我的手冷,拽着我的手用他买的围巾搓我的手。”还一直说一句话“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一边说一边向我靠近,要抱我,“我只觉得恶心恶心加恶心,双手平举不让他靠近我”。

回到宿舍后,该女生把蓝某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但蓝某又用不同的号码,不停的打电话。

图片来源当事人微博。

文中写到,3月24日上午,女生又接到了电话,接起来一听,发现又是蓝某,想约她。女生挂了电话后收到一条短信,内容大意是想“约出去走走”。该女生称“我警告他我会报警的,就没有再给我打电话了。”

图片来源当事人微博。

控诉

文章最后称,事情发生后,其和室友总结和反思了很多,为什么他们最终没有得手,如果是换作是别人会怎么样。

该女生总结说,他们最终没有被侵害的主要原因其是一个颜控,对于这种又老又丑的人实在是没有兴趣,而且有正确的价值观,家庭条件不差,从来不缺钱花......

以下内容摘自当事人微博:

作为一名985院校的女大学生,我还没有走出社会,就对这个社会已经失望。最近,我一直受到一名公职人员的骚扰,想了很久,还是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让大家引以为戒。以下是事情的详细经过,我会尽量把所有的细节都提到。

3月22日中午,我一个人在学校的餐厅吃饭,这个餐厅离我们宿舍很近,楼上就是学校的招待处,在这里吃饭的大都是老师和学生以及很多来我们学校参加培训或者活动的社会人士,都会在这里住宿和就餐。我对面坐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带着黑框眼镜,操着一口客家口音。他突然间向我搭话,问我是这里的学生吗,平时都在这里吃饭吗,是什么专业的,我都一一回答了。他说,我的专业跟他们是对口的,可以去他们那里实习,我说我要继续读研究生目前不考虑实习的问题。谈话下来,我知道他是来自深圳交委的蓝某,来我们学校参加关于大数据的培训。作为一个大四的学生,我对自己未来的工作方向还是比较迷茫的,而且对深圳这座城市也有着向往,所以想要更多的去了解各个方向的情况,多认识一些人,为以后铺路吧,我以为这是一个好的机会,于是饭后主动向他要了名片,他掏遍了全身,告诉我名片忘记带了,于是我们互留了电话。然后他告诉我,下午他们要去参观上海交通信息中心,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参观,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就先答应了下来。

回到寝室后,我心里其实有点顾虑,所以我邀请了我的舍友和我一同前往,正好我舍友也非常感兴趣,我向蓝某提出带我舍友一起去,他也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们约好下午两点钟,在吃饭的地方见面。两点钟,我和舍友到了约定的地点,看到一大波人过来,应该是和蓝某一起来参加培训的,但是这波人先走了。过了两点钟,蓝某带着郭某才过来,郭某看起来有五十岁。我们到了校门口,有一辆商务车接我们,司机是他们深圳某单位上海分院的副院长。我和舍友都觉得很幸运很荣幸。在车上,蓝某给我们发了名片。郭某和蓝某跟我们交流了很多,但大都是关于感情啊,婚姻啊,这方面的,涉及到的专业问题很少。蓝某说到,你们大学生不是可以结婚吗?你们大学里不是有很多导师跟学生吗?年龄都不是问题。郭某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有,跟我一届,郭某说到,谈恋爱一般要找比自己大的,这样才男方会更包容你们(我和郭某的对话,蓝某都没有听见)。期间,我坐在蓝某的后面,看到了他的手机在发信息,是他们单位的下属在向他请假,他回信准假,对这个人的身份,我也进一步确认了,但我看到他留着长长的指甲(我最恶心男的留指甲了),心生恶心。蓝某向我们交代,一会到了那里,不要说我们是大学生,就说我们是他们单位的人。

我们到了那里,下了车,蓝某说:“我们很有缘分,不对,是有缘无份。”我就一笑而过。司机也给我们四个人递了名片,一切都很正式。蓝某是以来考察学习的身份来的,在他们的会议室,负责人像我们介绍了整个信息中心的情况,和他们开发的软件,以及他们如何与别人合作,如何获得到这些他们需要的信息。我和舍友,都被大数据震撼到了,觉得这波来得很值啊,学到了很多东西。蓝某向负责人提出了很多问题,一直在向他们讨教,而郭某,一副门外汉的样子,最后提了两个很愚蠢的问题。从郭某和蓝某的对话中,我知道,他们今天是脱离了大队伍(就是我们等他们的时候看到的那帮人)过来这里考察的。开完会,负责人也向我们递了名片,反正一切都十分十分的正规和正常。

开完会,下午四点多,他们向司机提出要在上海转转,明天蓝某就要离开上海了,蓝某说想去城隍庙转转,让我和舍友给他们当导游。当时司机一直说,城隍庙可以的,那附近有很多酒吧。司机带我们淮海路,外滩,等地绕来绕去,绕了快一个小时,我和舍友坐在后排都恶心得想吐。

终于五点半到了城隍庙,下起了雨,我和舍友撑一把伞,蓝某和郭某撑一把伞,蓝某又去买了一把伞。他们在特产店买了点特产,放在了店里,蓝某一直说我们现在是兄弟姐妹了,一直在套近乎,要买东西给我们,都被我们拒绝了。我们找了地方,吃晚饭。这顿饭花了四百多,郭某出的钱,付钱时,我看出他感到了震惊(大家都知道,城隍庙的小吃很贵的),我们点了一大桌,大家一起吃。我的饭量不大,很多东西都没吃完,能感觉到郭某心疼钱了,但是他在不断地安慰自己,很值很值,很好吃。吃饭的时候,郭某又提到了男朋友的问题,蓝某就知道我有男朋友我舍友也有。我感到了,蓝某瞬间阴脸,蓝某说作为过来人,年轻的时候应该多谈几次恋爱,谈一次就太傻了之类的话。我和舍友只当是长辈们的那种建议。蓝某一直说我们有缘无份,是有缘分,没有份的分(现在想想,这是想包二奶的意思?)。郭某还说,让我和舍友别担心,他们不是什么坏人(其实,我和舍友并没有很戒备,只是出于一种对长辈的尊敬,现在想想,他们是做贼心虚)。吃饭期间蓝某某一直在提我们学校一处景点,并表示那是一个谈恋爱的好地方,还问了我们门禁的时间(就是为了把时间拖到那时候,不让我们回去)。饭后,我们在城隍庙到处走走逛逛,蓝某一直夸我长得精致(NM,老娘长得不丑,但是算不上精致,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舍友跟郭某走在了一起,撑了一把伞,我走在他们后面,看到郭某把手放在舍友的肩上,舍友猛地一转身,把他甩开了,期间他还借口要撑伞,借势摸了我舍友的手。我一直认为,郭某是把我舍友当作是女儿看待了。他们看到了九回桥,说要走一走,看看是不是能长长久久。蓝某被上海的阴雨天冻得瑟瑟发抖,我借口说我们赶紧回学校吧,不要逛了,蓝某说,认识你们我的心是暖的。

蓝某提议去买围巾,他去了上海故事,我感觉里面都是女士的围巾啊,他挑来挑去挑了一条很娘的围巾(我真的很想吐),郭某说,我们主任的眼光可不一般。围巾挺贵的,付钱的时候,蓝某一直要求微信付款,但是店员一直扫不出来,估计是蓝某故意的,然后蓝某借机说,那我换一条吧,于是换了一条便宜点的,一刷就刷出来了,我想他只是想让我们看看他多有钱。买完围巾,出了店门,蓝某突然间跑进了商场,郭某说他是要去照镜子,让我追上去帮他看看,他去取之前买的特产。我和舍友到了商场,没看见人,就在商场门口等着。等了很久,都没看到两个人回来。我心里有点担心,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东西,没有少什么,舍友跟我说郭某搭了她的肩,我安慰舍友没事的,郭某人那么和蔼,是把他当作女儿看了,舍友也表示,郭某确实人很和蔼(我现在觉得他们俩应该是去通气了)。

取完东西,我们准备去搭地铁回学校,舍友与别人有约八点半去看电影,郭某不死心,一直说要去看电影,他们说打个电话就推掉了么,舍友拒绝后依然不依不饶,情急之下舍友就说那一起去看吧,他们同意。但随后我和舍友就撒谎说手机不能买票。他们又提出去现场买票。我们又表示很贵且可来不及。然后一起乘坐地铁回到学校,在地铁上,蓝某显得很伤感,我看他快哭了,我离他挺远的,他把我叫过去,问我,我是不是很依赖我的室友,我说是啊,她就像我的大姐姐,有她在就有安全感。当时距离电影开场没有多久了,和舍友约看电影的同学在学校正门等她,她们两个一起离开了。

我把他们送到他们住的地方,蓝某提出让我和他们喝茶水,我借口学校里没有咖啡厅,不巧他们住的地方楼下就有一个,不过还好已经关门了。郭某借口他有别的事情先上楼了,蓝某提出让我跟他在接待处大厅里聊聊天,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然后他一直说不然我们去看电影吧,我借口已经没有场次了,其他的电影我都看过了,他说看过可以陪他再看一遍,他就是想体验一下大学生活。我强烈拒绝了,把男朋友都搬出来了,说男朋友不同意,他说你可以不告诉他,都被我拒绝了。然后他说,不然你陪我去我房间喝茶吧(疯了吗?我有那么好骗?),被我拒绝了,他依旧不依不饶,说房间里又没有别人(没有别人,我就更不能去了),我说不行。最后他提出,让我带他在学校逛逛,我觉得应该没事,就答应了,我让他把雨伞带上,他死活不带。当时时间是八点35左右,我发了一个信息给舍友,让她九点钟准时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就带着他绕着学校走了一圈,尽量走在人多的地方,无奈当天下雨,路上人都很少,我一直在向他介绍每一栋建筑。后来雨越下越大,我就撑起了伞,他说雨太大了,让我靠近一点,顺势拨了一下我的腰,然后他又借口要撑伞,顺势碰了我的手,他说你的手好冷啊,我说我手脚四级冰凉,他说你的心也是冷的。我站在左边,他用左手撑伞,我把双手放进了口袋,和他保持距离。我问了他,他的专业是什么,他没有回答我,只是说,他是以前是给领导写讲话稿的,我说那你文笔很好咯,他说没有,他都是抄的。

他一直让我带他去他所说的恋爱圣地,我说你不是去看过了吗,他说晚上的风景不同。那是一处园林风景,平时其实没什么人去那里的。我领着他在大路上转了转,他提出要进去看看,里面都是竹子什么的很隐蔽,我拒绝了,他说那就去中央的那个亭子那里坐坐吧,雨下得很大,我觉得也可以避避雨,而且亭子朝着学校的主干道,很明显。我们到了亭子,是八点57分。我说我该回去写报告了,老师催着要,他在亭子里看了看风景,感叹大学生活真好,还一直说一句话:“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一边说一边向我靠近,要抱我,我只觉得恶心恶心加恶心,双手平举不让他靠近我。九点钟正好室友来电话了,我借势远离他,跟他说我必须回宿舍了。他说我们九点20分走吧,我说不行,他说九点10分吧,我说NONONO,他说九点五分吧,我说好,我定了一个九点五分的闹钟,我说闹钟一响,我们就走,他同意了。他说我的手冷,拽着我的手用他买的围巾搓我的手,还一直夸我好秀气什么的。我把手抽了回来,他说你来深圳吧,你需要补身子,我带你去看名中医,给你买鹿茸(我去,简直无语,我只觉得恶心,但又不好撕破脸)。我不敢太强硬,怕他来硬的,我肯定挣脱不开,我问他,您应该有女儿吧,您应该有儿子吧,您应该有老婆吧,他就弹开了,也没回答我的问题。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的头发好湿啊,然后过来就撩起我的头发,我转过身,告诉他,你别这样,情急之下,我说了一句,你要克制你自己(好傻呀,但是事实证明是有用的),他说我们搞政治的,都懂得克制自己的,你别担心。他又说,你真的长得好精致,我说我很丑,他说让我看看你哪里丑了,然后又要凑过来,还让我闭上眼睛,想亲我??我推开他,反问,我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心里想这人是不是有病。九点05分,闹钟响了,我举起手机给他看,说时间到了,我们走吧,他说可以申请延长五分钟吗,我拒绝,拿起雨伞就走了,路上他看见一个小山坡,又提议去山坡上看看,都被我严词拒绝。路上,他一直在夸我,什么长得美,又是个贤妻良母型的,连他这种当领导的都蠢蠢欲动。我没说话,他提议明天让我请他吃饭,我假意答应,送他回到住的地方,我就走了。回到宿舍,我就把这个人的电话拉近了黑名单,果然当晚他一直不停的打电话给我,还换着号码打,反正来一个我就拉黑一个。

3月23日一天,他用不同的号码,不停的打电话来骚扰我,我都没有接听,我男朋友还打电话警告过他,不要给我打电话了。他给我舍友发了短信,说谢谢我们向我问好,而且我发现,他根本就不是23号回深圳的,他还在我们学校里。那个郭某在23日晚上还向我的室友发起了视频请求。

3月24日上午,也就是今天上午,我接到了一个本地的电话,接起来一听,不对了,是深圳口音,估计是用酒店里的电话打的,我说什么事,他说他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有个客人留了东西要给我,我问他是什么,他说是个小包子(EXO me?小包子是什么,能吃吗?)。我就更加确定了,这人根本就没有离开校园,他就是想骗我去那个地方。我就挂了电话。下午居然还有脸给我发短信,约我出去走走。我警告他我会报警的,就没有再给我打电话了。

这件事情,回想起来都觉得后怕。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社会的普遍现象,公职人员找大学生当小三,包二奶?事后我问了我的一个学法律的闺蜜,我得到的回应不是应该怎么做,而是她也遇到过同样的事情,我很震惊,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

事情发生后,我和室友总结和反思了很多,为什么他们最终没有得手,如果是换作是别人会怎么样。我和室友虽然也是戒备心不够,太单纯了,但我们不是他们的受众,我们最终没有被侵害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1) 我是一个颜控,对于这种又老又丑的人实在是没有兴趣,我恶心得想吐;

(2) 我们有正确的价值观;

(3) 我们的家庭条件不差,从来不缺钱花,不会因为一顿饭啊,鹿茸啊,小包子?啊,什么的就被收买,富养女是没有错的;

(4) 我们对自己的颜值自信,但是也有自知之明;

(5) 我们有男朋友,而且男朋友帅气优秀,前途无量啊。

我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的自信,会觉得我们会青睐于他们,不过我想,如果换做是一个家庭条件不太好,跟家里有矛盾,又没有男朋友,又自卑的女生,也许他们就能轻易的手吧。在这个事件中,有几个关键的点:一个是郭某提出看电影,一个事蓝某提出去他房间喝茶,如果我们没有拒绝,后果可想而知。反思自己,第一,我不应该和陌生人讲话,和别人搭讪,第二,我觉得自己太软弱了,遇到危险还不够强硬,我应该果断拒绝所有的不合理要求,不应该因为他的要求一再降低,最终就答应和他逛校园。我强烈建议每一个女大学生都随身携带一个防狼报警器,某宝有售(这不是软文),防狼喷雾是不可行的,可能会为狼所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现在的公职人员,都闲得蛋疼吗?我想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这样了吧,也许之前他们都得手了,也许是别的大学生,也许是女下属。事发后,我尝试在深圳纪委的网站上检举,但是我点下我要举报的按钮,却是失败的链接,我找到另一个纪委检举网,却发现无法提交信息,我想我报警吧,百度一下发现,很多人都说,警察根本就不会搭理这种事情。我真的就觉得,这个社会怎么了?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大胆,身为公职人员,是被谁惯出来的??

经查实,蓝某确实是深圳交委综合交通运行指挥中心六级职员。

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采写:南都记者张艳丽